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文志律师专业法律咨询

执业律师、诉讼、仲裁、金融、刑辩兼民商事请联系15807160790

 
 
 

日志

 
 

王飞与敖益良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2013-07-25 20:17:35|  分类: 判例汇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2)浙湖商终字第1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飞。
  委托代理人:郑良付,安徽郑良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敖益良。
  委托代理人:吴平,浙江兴博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王军。
  原审被告:泗县中联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兰。
  委托代理人:陈明书,该公司职工。
  上诉人王飞为与被上诉人敖益良、原审被告王军、泗县中联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汽运公司)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长兴县人民法院(2011)湖长商初字第9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3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2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飞及其委托代理人郑良付,被上诉人敖益良的委托代理人吴平,原审被告中联汽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明书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王军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1月15日,敖益良与王飞签订了公路运输合同,约定王飞为承运人,将敖益良所有的红色鱼型奇石(高3.5米、长10米左右)从安徽省灵壁县渔沟镇运至浙江省长兴县,运费为16800元;双方还约定车辆正常行驶货物损坏,与承运方无关,如行驶意外货物损坏,由承运方承担。合同还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敖益良于当日即按合同约定向王飞预付运费6800元。王飞亦安排王军驾驶中联汽运公司所有的皖L32830大型汽车,装载红色鱼型奇石驶往浙江省长兴县。11月16日7时35分,王军驾驶皖L32830大型汽车行驶至G25长深高速公路江苏方向长兴方主线匝道时,机动车上所载货物(红色鱼型奇石)脱落,导致该车损坏、车上货物损坏和路产损失的后果。经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湖州支队作出责任认定,王军因机动车载物行驶时遗洒、飘散载运物等过错,负事故全部责任。另查明,2011年11月5日,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28万元的价格向敖益良订购了涉案的红色鱼型奇石,并于同日预付货款18万元。皖L32830大型汽车登记车主为中联汽运公司,王飞系该车实际车主;王军根据王飞的委托,从事皖L32830大型汽车驾驶活动;该车挂靠在中联汽运公司名下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事故发生后,敖益良就赔偿事宜多次与王飞等协商,但双方均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纠纷成诉。
  敖益良于2011年12月2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 王飞、王军、中联汽运公司赔偿敖益良损失28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王飞、王军及中联汽运公司在原审中未作答辩。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敖益良与王飞在自行协商的基础上建立的红色鱼型奇石运输合同,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保护。承运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将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的地点。本案中,王飞作为承运人未能将敖益良的红色鱼型奇石安全运至约定的地点,应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敖益良主张王飞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货物损害的,实际经营人与名义经营人不一致的,由实际经营人和名义经营人对该损失承担连带责任。敖益良主张中联汽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合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王军系王飞指派的驾驶人员,敖益良主张王军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没有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一、王飞给付敖益良28万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二、中联汽运公司对上述内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敖益良对王军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诉讼费5500元,减半收取2750元,财产保全费1920元,合计4670元,由王飞、中联汽运公司负担。
  王飞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 一、一审法院认定的货损与实际损失明显不符。1、货物的损失不能以货主和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的约定为依据。本案中存在两份合同,一份是货物运输合同,一份是购销供货合同,货物运输合同的主体系王飞和江苏省徐州市兴胜货运中心,购销供货合同的主体是货主和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合同条款的约定仅对合同的双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作为货物的承运人在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货物损毁的情况下,只能对货物的托运人承担责任,而这种损失应按托运人和承运人的约定或按法律的规定,货物购销合同双方约定的相关条款对合同之外的主体不能产生法律效力,具体到本案货主和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关于运输石头的约定对此之外的主体不产生法律约束力,不能以此价格作为其他主体承担责任的依据。2、本案中的货损应经法定评估机构评估。对于货物的损失王飞并没有与托运人达成协议,也就是说货物损失诉争的各方主体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应由法定的评估机构评估。3、在购销合同中货主也并没有损失28万元。本案中虽有购销供货合同约定合同的履行标的为28万元,但是发生事故以后购销供货合同双方如何索赔和理赔、最后货主赔偿了多少,购销合同中无明确约定,敖益良提供的证据中亦没有这方面的反映,而合同条款明确规定,如破坏损失退回并无其他责任可言,因此作为货主依合同依法不会损失28万元,一审法院认定损失为28万元明显与事实不符。4、货主和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的约定并不能代表货物交付地的市场价值。货物交付地的市场价值应当是货物交付地市场调节的结果,不能仅仅以上述双方主体的约定为依据,并且本案中货物运输合同规定的交付地是长兴县,本购销合同的乙方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在温州,因此不能将货物运输合同的交付地价值定为温州市的价值。5、货物的实际价值远远低于28万元。事故发生以后,王飞多次探询石头的来源及价值,获知石头的实际价值远远低于28万元,而且从石头损坏的现场照片来看,该块石头系拼装石头,这也足以影响到石头的价值。二、一审法院在认定案件的主体上与事实不符。(一)王飞的主体问题。从购销供货合同的签章情况来,其主体应当是乐清市敖艺假山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是说本案中货主应当是乐清市敖艺假山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敖益良主张权利主体不适格。(二)调解协议已约定由王军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以后,在公安机关主持下,原审被告王军已和托运方达成调解协议,关于这一点在事故认定书上有所体现,由王军承担此次事故的损失,既然当事人已达成协议,就应当由协议约定的主体按照协议约定的内容来履行,判决王飞承担责任,判决原审被告泗县中联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违背了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敖益良在二审中辩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案涉及的石头是有较高欣赏价值的。一审中提交的证据也足以证明该石头的价值。并且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参加法庭的庭审,对石头也没有提出鉴定的申请,已经丧失了权利。对于28万元的损失,是有依据的,也是可以预见的。上诉人其在履行过程中因其的过错,导致了被上诉人的巨大损失。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予以维持。
  中联汽运公司在二审辩称:一审开庭是由于车辆避让造成了事故所以没有及时到庭。本案涉及的石头是南洋石的真实市场价值是2-3.5万元左右。石头在运输之前是经过组装的,所以造成了石头断裂。一般运输合同都有约定贵重货物都应当有保险,如当时货主不愿意买,可以和承运人商量,保险费比较低的,但本案被上诉人没有买任何保险,也没有和承运人商量。我们愿意赔偿同样大的石头给被上诉人。
  王军在二审中未作答辩。
  二审中,上诉人王飞向法庭提交一组证据:照片四张,证据来源是公安局拍照的,证明涉案的石头是经过拼装的。从石头行业讲,这样的石头是不值钱的。
  被上诉人敖益良质证认为:该证据不是新的证据,证据应当在一审中予以提交。二审中可以不予以质证。对证据的关联性、真实性均有异议。因此,不能证明和本案的关联性。
  原审被告中联汽运公司质证认为:没有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认为:该证据不能体现来源于公安局,不符合证据“三性”原则,本院不予认定。
  上诉人王飞向本院提交评估申请书一份,申请法院委托评估机构对涉案的红色鱼型石进行评估。本院认为,该申请应当在一审的举证期限内提出,故本院对该申请依法不予准许。
  原审被告王军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举证质证的权利。
  敖益良、中联汽运公司、王军均无新的证据提交。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1、关于本案的货物损失如何认定的问题;2、关于承担责任的主体问题。
  第一、一审中,敖益良提供了与亚太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供货合同,以此证明货物损失为28万元。上诉人王飞认为货物损失远低于28万元,但其既不能提供涉案石头的市场价值参考依据,又不能提供涉案石头实际价值的有力证据。且上诉人王飞一审未到庭,放弃了相关诉讼权利。因上诉人王飞不能提供推翻购销供货合同确定的货物损失的有力证据,故本院认定本案的货物损失为28万元。
  第二,本案的事故发生后,公安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审被告王军负事故全部责任,并调解由王军承担100%的损失。该调解并不是当事人之间的调解协议,而是公安部门处理交通事故时王军对事故责任的主动承担,该结果并不影响本案当事人之间运输合同法律关系上的责任承担。原审判决王飞承担赔偿责任、中联汽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合法有据,应予支持。此外,按照一审附卷的证据《购销供货合同》来看,敖益良作为供应商在合同上签字,敖益良主张权利的主体适格。
  综上,上诉人王飞的上诉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原审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和实体处理无不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00元,由上诉人王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静
代理审判员  杨伟伟
代理审判员  闵海峰
二O一二年六月四日
书 记 员  方秋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