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文志律师专业法律咨询

执业律师、诉讼、仲裁、金融、刑辩兼民商事请联系15807160790

 
 
 

日志

 
 

宁波某某某某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与阜阳颍州某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等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2013-08-24 13:38:58|  分类: 判例汇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1)浙甬商终字第98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某某某某货物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席某某。
  委托代理人:王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阜阳颍州某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某。
  委托代理人:高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某。
  上诉人宁波某某某某货物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利某公司)为与被上诉人阜阳颍州某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宇公司)、被上诉人李某某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宁某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1)甬北商初字第2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1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2011年2月15日,李某某与顺利某公司签订《货物运输合同》一份,李某某在承运人处签字。合同约定:乙方(承运人)承运甲方(托运人,即顺利某公司)托运的西冷、华洋冰柜,共计314件,货值500000元;承运车辆车号为皖KC6291;货物起运地点为宁某,收(到)货地点为贵州贵阳;运费为20800元;运输过程中造成货物灭失、短少、变质、污染、损坏,乙方应按货物的实际损失赔偿甲方,实际损失的赔偿额,甲乙双方同意以货物生产商所作出的定损结果为准。签订合同后,同日,顺利某公司与李某某办理了运输货物的交接手续,交接清单上载明某输费为“提付”(金额为21980元,顺利某公司赚取与20800元的差价部分),李某某启运。次日22时30分,涉案运输车辆行至沪昆高速1154KM(东往西)处因车辆自燃,发生火灾。湖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速公路管理支队潭邵大队对现场进行了查勘后,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该证明载明某输的314台冰柜全部烧毁。2011年2月22日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甲支某司受涉案运输车辆承保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分公司乙对事故进行了查勘并出具了报告,载明:“经清点残骸,达到314件。因货运单未注明冰柜价格、价值,暂无法鉴定损失金额,请承保公司核实损失数额。”发生事故后,顺利某公司未支付运费。
  另查明,车牌号为皖KC6291、皖KS875挂的车辆所有权登记在兴宇公司名下。2010年6月2日兴宇公司就上述车辆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阳市分公司投保,其中皖KS875挂车上货物责任险责任限额为50000元。
  当事人之间的争议焦点为:一、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为谁;二、顺利某公司的损失金额为多少。
  关于争议焦点一,顺利某公司认为承运人为兴宇公司,顺利某公司在查看并复印了李某某的驾驶证、车辆行驶证的情况下才签订了合同,兴宇公司主张运输车辆已转让给李某某,但未提供购车款已支付的证据,亦未过户,兴宇公司抗辩不能成立;兴宇公司认为承运人应为李某某。《货物运输合同》及货物交接清单上均为李某某个人签字。兴宇公司已将涉案运输车辆转让给李某某,且在转让后未向李某某收取任何费用,并提供了2010年6月2日兴宇公司与李某某签订的《车辆买卖协议》一份予以证实;李某某认为承运人应为其个人,车辆实际为其个人所有,考虑到过户费用较高,因而未及时过户。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李某某系以其个人为承运人与顺利某公司签订《货物运输合同》,至于承运人是使用自己所有的运输工具,还是使用租赁、借用或是其它途径获得的运输工具来完成某输合同中约定的承运义务,不影响运输合同的成立。现顺利某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李某某签订合同系代表兴宇公司,故对顺利某公司认为兴宇公司系承运人的主张不予认可,本案应由李某某承担货物运输合同项下的相关权利义务。
  关于争议焦点二,顺利某公司认为损失金额为326995.10元;兴宇公司认为,顺利某公司并非货物所有人,根据查勘报告,尚有残值,且残值已交付顺利某公司,应予扣除;顺利某公司目前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货物全部烧毁,在未经有权的第三方某某的情况下,顺利某公司与杭州惠某电器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通某某)协商确定的金额不足以认定货损;李某某除同意兴宇公司的意见外,另认为,《货物运输合同》上约定的500000元的货值仅是双方估算,其系在确认顺利某公司已为货物投保的情况下才承运了涉案货物。对此,原审法院认为,《货物运输合同》中明确约定:李某某承运冰柜314件,货值共计500000元,运输过程中造成货物灭失、短少、变质、污染、损坏,承运人应按货物的实际损失赔偿托运人,实际损失的赔偿额,双方同意以货物生产商所作出的定损结果为准。该条款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李某某有关该条款系格式条款,明显加重承运人的责任,对承运人不具有法律效力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现顺利某公司提供的其与惠通某某(即货物生产商)的赔偿协议书确定的损失赔偿金额,虽未经第三方评估鉴定,但符合双方合同约定的有关赔偿金额确定的原则,且已低于合同中约定的货值;同时顺利某公司提供的发(送)货单、货物交接清单、货价证明等已能形成证据链证明该金额确定的合理性。关于损失赔偿的支付方式,顺利某公司称因与惠通某某存在长期业务关系,故100000元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支付,其余部分与惠通某某应付货款相抵销。原审法院认为,顺利某公司提供赔偿款支付凭据虽非完备,但其有关款项支付或抵销的陈述较为合理,且惠通某某已出具了相关款项已经收悉的收条,因此,顺利某公司已就相关事实完成举证义务,故对顺利某公司有关损失金额为326995.10元的事实予以认定。李某某有关残值已交付顺利某公司应予以扣除的抗辩意见,因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不予采信。
  顺利某公司于2011年5月27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兴宇公司、李某某连带赔偿顺利某公司货物损失326995.10元。
  兴宇公司原审中答辩称:1.兴宇公司并非涉案运输合同承运人,其已将涉案运输车辆转让给李某某,且在转让后未向李某某收取任何费用。2.顺利某公司并非运输货物所有人,无原告主体资格。3.损失数额未经有关机关评估,货物尚有残值,顺利某公司主张的赔偿金额依据不足。4.运输车辆已投保车上货物责任险,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驳回顺利某公司对兴宇公司的诉讼请求。
  李某某原审中答辩称:1.涉案货物赔偿数额未经法定机构评估,货物尚有残值,顺利某公司主张的金额系其对惠通某某的自认,无权据此要求李某某承担。2.其系在获知顺利某公司已投保了货损险的情况下承运货物,顺利某公司应向保险公司索赔。3.顺利某公司并非货物所有权人,无原告主体资格。4.其在发生火灾后尽到了积极施救、减损义务,顺利某公司应支付的运输费应在本案中予以抵销。综上,请求驳回顺利某公司对李某某之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顺利某公司系本案公路货物运输的托运人,其法定代表人在《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中以一方当事人(货主)的身份出现亦在常某,并不能由此否认顺利某公司的原告地位,故对兴宇公司、李某某有关顺利某公司并非货物所有权人,无原告主体资格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现顺利某公司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其系与李某某之间成立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兴宇公司并非承运人,无需承担合同责任。李某某作为承运人,应在约定时间安全地将顺利某公司委托运输的货物运至约定地点,现在运输过程中,因车辆自燃,导致火灾,使314件承运的冰柜全部烧毁,应对相应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兴宇公司、李某某有关顺利某公司应先向承保涉案运输车辆的保险人索赔的抗辩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李某某未完成某某运输的义务,无权要求顺利某公司支付运费,显然亦无权要求将运费部分抵销其应支付的赔偿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1年10月25日作出如下判决:一、李某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顺利某公司货物损失326995.10元;二、驳回顺利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205元,公告费300元,均由李某某负担。
  顺利某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认定《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为李某某个人是错误的。如果承运人为李某某个人,那么《货物运输合同》承运人一栏中就无须写明某输车辆的车牌号,也无须约定“李某某必须向顺利某公司提供真实的运输证照,包括但不限于营运证、承运车辆行驶证、司机驾驶证……”。顺利某公司是凭兴宇公司交给李某某的相关营运证照来签订合同的,兴宇公司将相关营运证照交给李某某是一种授权以该公司丙从事经营活动的行为,兴宇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退一步讲,即使兴宇公司已将承运车辆转让给了李某某但未过户,那么兴宇公司与李某某之间也成为挂靠关系,根据相关规定兴宇公司与李某某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撤销原判,判令兴宇公司、李某某连带赔偿顺利某公司货物损失326995.10元。
  兴宇公司答辩称:李某某是以其个人名义与顺利某公司签订《货物运输合同》的,并没有征得兴宇公司的同意或授权,兴宇公司不是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且兴宇公司已在事故发生前将运输车辆转让给了李某某,李某某对该车辆享有支配权及营运收益权,故兴宇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某某未作答辩。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顺利某公司提供的《货物运输合同》明确承运人为李某某,虽然该合同约定李某某应向顺利某公司提供真实的营运证、承运车辆行驶证、驾驶证等证件,但这些证件只能反映李某某作为承运人具备履行承运义务的能力,并不能证明李某某是代表兴宇公司与顺利某公司签订运输合同,故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应认定与顺利某公司发生货物运输关系的相对方为李某某,而非兴宇公司。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顺利某公司要求兴宇公司与李某某连带赔偿顺利某公司货物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205元,由上诉人宁波某某某某货物运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谢海波
审 判 员 叶剑萍
审 判 员 王文海
二〇一二年一月十四日
代书记员 林蒋艳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