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文志律师专业法律咨询

执业律师、诉讼、仲裁、金融、刑辩兼民商事请联系15807160790

 
 
 

日志

 
 

东星集团诉融众公司案最高法院二审开庭  

2014-03-04 17:04:42|  分类: 热点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星集团诉融众公司案最高法院二审开庭 - 黎文志 - 黎律师法律博客

 

东星集团诉融众案二审开庭

兰世立今年将出狱

2013-04-15 21:57:56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4月15日讯 东星航空被停飞已经4年,但官司仍一直不断。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兰世立诉融众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李军、杨嫚、谢小青关于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股权托管变成股权转让争议案今日下午在最高人民法院民庭,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

网易财经在庭审现场看到,此次庭审由于兰世立本人没有收到正式的传票,此次开庭临时被调整质证。双方委托代理律师围绕《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委托经营协议》与《股权转让协议》是否独立存在、《股权转让协议》涉及金额是否得以完全交付等三个焦点问题展开了争锋相对的辩论。

交锋一:股权转让纠纷

据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代理律师陈有西介绍,2008年7月,东星航空公司的母公司东星集团为了解决东星航空所陷入的资金困境,决定将下属子公司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资产作为抵押融资。

为了获得融资,东星集团与武汉融众集团签订资产托管协议,双方约定东星集团将所属的子公司东盛地产委托融众集团经营,由融众集团以东盛房地产的资产作为融资条件,向东星集团提供融资,以解决东星航空及东盛房地产的资金不足,并约定以东盛房地产的股权和资产作为抵押。

2008年7月7日,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两次以股权抵押(因当时国家并未制定股权转让形式做为抵押,这也是民间借贷的常规作法)双方约定,东星集团以集团及兰世立先生个人名下的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100%的股权抵押给融众集团,融众集团(或由其指定的单位和个人)分六次向东星集团提供3.15亿的借款。据陈有西介绍,“当时为使该协议合同在法律上合法化,双方将实质的借款抵押合同变为股权转让合同”。

但东星集团认为,所谓的《股权转让协议》只是双方虚假意思的表示,而非真实意思,不具有股权转让民事行为所应具备的意图。

东星集团声称,最后公司仅获得了融众约8550万元的资金,远低于约定的3.15亿的资金。东星认为,这就造成东盛公司价值18.37亿的资产(含债权)归李军、杨嫚(实际上是融众、谢小青)所有,其支付的对价仅8550万。

融众集团代理律师则认为,由于已代为东盛公司偿还了债务共计2.295亿元,加之以支付的8550万元,由此无需再支付任何股权转让价款。

对此,东星集团代理律师陈有西认为,这是混淆了《委托经营合同》与《股权转让协议》两份合同的债务的主体,把《委托经营合同》中涉及的款项,认定到“股权转让协议”中来。

此前,2012年湖北省高院曾就此案作出判决,认定东星集团败诉,不过东星集团不服判决,今年1月,将此案上诉至最高法院,并获受理。

该案今日在最高法院质证进行质证,双方就这些争议点继续辩论。东星集团代理律师递交的代理词称,原判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妥、适用法律不当等问题,要求最高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并要求法院对融众集团声称的为东盛公司偿还债务的2.295亿元进行审计。

由于法院发出的传票未获得兰世立本人的有效签收,法院由开庭改为质证。东星代理律师陈有西认为,此案应该不会再开庭,法庭已要求双方在一周内继续提交所有代理词和补充证据,可能最终将做出书面判决。

交锋二:绝然不同的两个庭审延期诉求

网易财经在庭审现场了解到,东星集团董事长、前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确定将于今年刑满出狱。据庭审双方代理律师介绍,兰世立刑期将于今年11月截止。兰世立本次庭审律师表示,兰世立本人正在申请减刑假释,“如果进行得顺利,再过不了几个月就将出狱。”

据此,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代理律师今日在庭审现场提出希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此次案件能够延期开庭,在兰世立本人出狱后再一次开庭。但此次庭审的被上诉人的代理律师指出,由于兰世立是新加坡国籍,其出狱后将被押送返回新加坡,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东星集团代理律师的否认。

此外,被上诉人的代理律师还指出,反对此案延期判决,“我们认为这是上诉人拖延本案诉讼时间的考虑”。

交锋三:李君、杨嫚与融众集团关系疑云

在此次开庭中,有两个名字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李君、杨嫚,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代理律师陈有西在法庭质证时指出,李君、杨嫚就是融众集团的“影子”。据悉,李君、杨嫚两人目前100%拥有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股权,“但兰世立本人无论是签合同还是什么时候,都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陈有西如此表示。

在今日的开庭现场,双方的上交的证据显示,兰世立在此前收到的8000万元的资金大部分是由融众集团的户头所支出的,但收条人却是李君、杨嫚”。此外,融众集团还向李君、杨嫚划拨了超过2亿元的债权。

但融众集团代理律师在法庭质证时指出,李君、杨嫚与融众集团没有任何关系,与本案案情也没有任何联系。

 

东星诉融众案二审开庭

 
2013年04月16日 03:48李卓
 
 
8000万套走逾16亿?东星诉融众案二审开庭
 
 

  昨日 (4月15日),“东星集团和兰世立诉融众集团及谢小青股权纠纷案”二审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开庭。由于该案被指是压垮东星航空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业界持续关注。

  此前,有关原东星集团旗下湖北东盛房地产(行情 专区)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东盛)和融众资本投资集团(以下简称融众)之间的财务纠纷,分别传出了“8000万”与“17亿”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提出股权保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从东星集团获悉,在昨日持续4个多小时的庭审上,东星主要强调该案是一起以“股权转让”为名义的,以“委托经营”和“股权质押融资”为实质的,复杂的、复合的经济纠纷。围绕争议的关键所在——东星集团、兰世立与李军、杨?之间签署的东盛《股权转让协议》的谈判过程、前因后果,要求法院重新做出查实,进而要求对原审做出改判。

  “我们从来都不认可股权转让合同是有效的,股权转让合同只是‘委托经营’的抵押条款而已。”兰世立侄女、东星航空总裁助理兰剑敏昨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庭审结束后,兰剑敏代表东星集团于昨晚8点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据了解,昨日二审中涉及的关键人物:李军、杨?及融众集团法定代表人谢小青,均未出席庭审,截至记者发稿,谢小青手机一直无法接通,融众集团也尚未就此做出官方回应。

  东星集团代理律师陈有西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湖北高院代送达的原因,主要当事人并未收到有效传达的法律传票,包括收受8550万的第三人武汉东星国际旅行社、上诉人兰世立等都未接到出庭通知,都未到庭。昨日二审改为质证程序,东星方面昨日同时要求延期审理,并在庭上提出对争议的东盛股权做出保护,要求诉讼期间不能允许转让。

  双方纠纷回溯

  据东星方面昨日称,迫于东星航空在金融危机面临的资金压力,2008年7月,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约定,东星以旗下价值逾16亿元的东盛房地产公司100%的股权抵押给融众集团,由融众分6次向东星提供3.15亿的借款。

  东星集团称,为了获得融资,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签订了“资产托管协议”,约定将东盛委托给融众经营。同时,为使该协议合同在法律上合法化,将实质的“借款抵押”合同变为“股权转让”合同(当时股权转让形式做为抵押是民间借贷的常规作法),即按融众集团的要求,将东盛100%的股权全部转到该集团的职员李军和杨?名下。

  据东星称,融众在支付了8000万后,便以种种理由不再支付。此后,随着“东星航空事件”的发生,兰世立身陷囹圄。

  而在李军、杨?一方看来,期间由于已代为东盛公司偿还了债务共计2.295亿元,加之已支付的8550万元,由此无需再支付任何股权转让价款。

  2012年5月该案的原审判决也认定《股权转让协议》有效,李军、杨?所述的债务抵消也成立、合法有效。其结果就是:东盛公司价值18.37亿的资产(含债权)归李军、杨?所有,而其支付的对价仅8550万。

  东星认为,融众集团以借款3亿多为名义,欺骗东星集团签订《委托经营合同》及 《股权转让合同》,虽名为委托经营和股权转让实为抵押,既非意思的真实表示,也完全显失公平,属可撤销的、无效的民事行为。

  东星同时认为,如果融众集团当时能如数支付3.15亿元借款,东星航空原本或可以避免最终被清盘的命运。融众集团及谢小青也正因此被指“8000万骗取超过16亿资产,并最终导致东星航空破产。”

  而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则在2011年9月7日,在北京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否认仅支付东星8000万,并 “喊冤”称作为真正的受让方,其在光谷中心花园项目的总投入总共是17亿元。

  谢小青当时表示,对于“17亿”的数据他将细到每一笔费用和每一笔支出全部提供证据,供有关部门使用。

  谢同时指责兰世立利用东盛公司开发的光谷项目套取资金合计8.4亿元。除部分用于工程投入外,高达4亿多元的巨额资金被其卷出东盛公司挪作他用,从而给受让方留下了近300起诉讼案件 (不包括未通过诉讼程序调解处理的大量遗留纠纷).

  据记者了解,在谢小青2011年对外回应之时,该案已经分别在2010年2月9日,与2010年4月8日,经过两次开庭审理,不过,原审判决书最终落款时间却是在2012年5月10日。

  东星称一审存在漏洞

  东星集团此次二审代理律师为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

  在昨日庭审中,东星一方认为,原审并没有查清李军、杨?与融众集团、谢小青的关系,而这层关系对于查明本案事实,确定案件真相,有着巨大的意义。

  2011年,谢小青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进行公开回应中曾解释称,李军曾经确实在融众做过高管,但在收购东盛时已经离开,而杨?就是一个纯粹投资人,因此李军、杨?收购东盛和融众没有任何关系,光谷花园(东盛)和融众也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东星律师在昨日代理词中陈诉称,《股权转让协议》名义上的受让人是李军、杨?,合同是他们签订的,工商局的登记文件中是他们的名字。但与转让方兰世立进行谈判的不是他们,是谢小青;支付转让款的也不是他们,是融众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他们也没有办理物理的移交手续,公司财产、印鉴、证照等物质的移交,他们都没有参与。(在“委托经营”合同项下,有移交;在“股权转让”项下,没有物理移交).

  同时,据东星提供给记者的材料(行情 专区)称,原审所指:“《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李军、杨?按照东星、兰世立的指令付款8550万。”但是,东星此前并不认识、甚至从未见过李军、杨?,联系的都是谢小青或融众集团,因此谈不上指令李军、杨?付款,《判决书》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至于原审判决“李军、杨?所述的债务抵消成立、合法有效,从而不需要再支付股权转让款了”,东星也认为,该债务抵消证据不足。

  东星对此的依据在于,认为该债务的主体和指向,实际上是与履行《委托经营合同》有关支付行为,而原审张冠李戴,把 《委托经营合同》中涉及的款项,认定到《股权转让协议》中来,《判决书》中没有应该如此认定的理由,也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东星强调,在本案争议的《股权转让协议》之前,相关当事人之间,签订过 《借款合同》、《财务监管协议》、《委托经营合同》,原审忽略了对这些前置因素的调查和审查,只片段地、表面地审查 《股权转让协议》。而如果不能了解全部事实,就不能作出全面的、公正的判决。

  此外,东星认为,一审自2012年两次开庭至2012年判决,中间拖延的时间太长,不符合法律规定。

  鉴于上述几点,东星集团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妥,适用法律不当,判决结果不公正”,使得兰世立一方损失超过20亿元,谢小青一方获得非法利益超过20亿元。

  截至昨日记者发稿,融众集团尚未对此做出官方回应。

  兰世立案法律关系图

  ◎此是本民事诉讼纠纷案的简要法律关系图。

  ◎不涉及兰世立涉及税收的刑事案件、也不涉及兰世立的相关公司与民航总局中南局的行政诉讼法律关系。

  ◎复杂的背景和背景公司的法律关系也另外研究。三大案件(民事诉讼、刑事案件、行政诉讼)是互相关联的。

  ◎本图的资料来源均为公开的媒体报道资料(由东星集团整理提供).

 

东星集团诉融众二审未当庭宣判

兰世立年底出狱

 

2013年04月16日 07:28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余雪菲

东星集团诉融众二审未当庭宣判 兰世立年底出狱

     4月15日,湖北东星集团诉武汉融众集团(下称“融众管理”)一案二审在北京全国最高法院开庭。因本案核心人物东星集团原董事长、前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现处于关押服刑期间未能出庭,故法院决定将正式开庭程序改为开庭质证,双方当事人就一审判决中所涉及的事实及证据展开陈述和辩论。

    据东星集团代理律师陈有西透露,2010年被判决四年有期徒刑的东星集团原董事长兰世立将于今年11月刑满出狱。有可能减刑提前出狱。

兰世立年底出狱

     庭上,陈有西表示,兰世立刑期将于今年11月截止,兰世立本人正在申请减刑假释,“如果进行得顺利,再过不了几个月就将出狱。”一同出席的东星集团代理律师也表示,由于案件基本是围绕兰世立本人展开,他们希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此次案件能够延期开庭,在兰世立本人出狱后再一次开庭。律师同时提出了对2亿多抵销债务支付真实性进行审计鉴定。

     但此次庭审的被上诉人的代理律师谢斌指出,按照兰世立刑期推算,11月才能刑满出狱。由于兰世立是新加坡国籍,其出狱后将被押送返回新加坡,再次开庭只会拖延案件审判,并认为没有必要进行审计司法鉴定,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做出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此前2009年3月14日,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2009年3月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当日,兰世立在珠海机场试图出境时被警方控制,随后被带回武汉小范围监视居住,其所涉案件由武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办理。同年8月东星航空宣告破产。案件发展到2010年4月,兰世立也因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入狱4年。

2.3亿元款项之争

    这起股权转让争议案始于2008年。资料显示,东星集团为了融资需求,2008年4月,融众管理与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东星集团和兰世立签订了《委托经营合同》。其中,委托经营的主体是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及旗下的光谷中心花园,未销售面积约为15万平方米,以当时市场价格6000元/平方米计算,市值约为9亿元。

    《委托经营合同》显示,兰世立同意将东盛公司100%的股权质押给融众,在协议签署后3个月内,兰世立将东盛公司100%的股权无条件转让给融众集团,并同时变更东盛公司的法人

      2008年7月,到了《委托经营合同》约定股权转让或赎回的日期,兰世立旗下的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在武汉江汉区签署。转让方是东星集团(转让前持股13.3%)和兰世立(转让前持股86.7%)。受让方自然人是李军(转让后持股13.3%)和杨嫚(转让后持股86.7%),股权转让价为3.15亿元。

     正是这3.15亿元借款,使得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与东星集团纠结至今。东星集团在起诉状中称,该合同签定后,东星集团便按合同将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100%的股权按融众集团的要求全部转到该集团的职员李军和杨嫚名下,可是融众集团在支付了8000万元的款项以后,便以种种理由拖延余下的2.3亿元款项不予支付。

    而在李军、杨嫚一方看来,由于已代为东盛公司偿还了债务共计2.295亿元,加之已支付的8550万元,由此无需再支付任何股权转让价款。

双方争论三点

   整场庭审围绕三个焦点进行。首先,《委托经营合同》与《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有关联,上诉方认为两份协议的主体内容都发生关联,李军和杨嫚实为融众集团有限公司的“影子交易人”,此前所收到的汇票没有任何一张署名李军和杨嫚。上诉方一直强调,兰世立和李军、杨嫚从无交往,订协议时,杨嫚只有23岁,更没有资信能力支付如此巨额的股权转让款,股权转让事宜进行谈判时,李军、杨嫚并未直接参与。

    被上诉方则强调,《委托经营合同》与《股权转让协议》不存在关联事实,李军、杨嫚与融众集团有限公司也没有任何关联。从发生纠纷到现在4年时间上诉方都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李军、杨嫚与融众集团有任何关系。

    其次,双方争论的焦点在《股权转让协议》的根本性质以及签署时是否出自当事人意愿,上诉方表示《股权转让协议》实质上是一份抵押担保合同,是兰世立在签署时急于获取现金救活东航公司而接受融众集团的条件,实际目的是为了借款,只是双方虚假意思的表示而非真实意思,不具有股权转让民事行为所应具备的意图。而被上诉方认为,《股权转让协议》经双方认定,签字完成,真实合法。

    双方争论最后的焦点在于李军、杨嫚是否履行了《股权转让协议》的有关义务,上诉方认为,被上诉方实际支付8550万元,并未履行协议中所规定的3.15亿元的款项,存在违约行为,“用8550万套取了市值20余亿的公司”。

    而被上诉方认为,“武汉关谷中心花园”实际上是一个烂尾楼,且身负巨额债务,李军、杨嫚在接手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及旗下的光谷中心花园后发现光谷中心花园欠下巨额债务,已代为东盛公司偿还了债务共计2.295亿元,加之已支付的8550万元,由此无需再支付任何股权转让价款。李军、杨嫚一方的代理律师称,李军、杨嫚在接受武汉关谷中心花园后苦心经营,已将一套“烂尾楼”建设成武汉关谷地带的商业地标。

 

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或今年出狱

2013/04/16 00:00:00北青网

 作者: 徐沛宇 张程程

 
 
  破产近4年的东星航空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其母公司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星集团”)诉融众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众集团”)及其关联方一案二审昨日开庭。

  东星航空是中国首个破产的航空公司,其与融众集团及相关人士3.15亿元的财务纠纷被认为是压垮东星航空的最后一根稻草。东星集团董事长、前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2010年4月因逃避追缴所欠税款罪,被判处四年刑期,目前仍未释放。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东星航空资金链出现问题,兰世立以旗下光谷中心花园项目作为抵押,向谢小青借款3.15亿元。后来,谢小青的关联方——自然人李军、杨嫚向兰世立支付了8550万元。

  李军、杨嫚一方认为,除了支付的8550万元,他们还代兰世立偿还了共计2.295亿元的债务,由此无需再支付其余款项。但兰世立一方对此并不认同,兰世立认为谢小青、李军、杨嫚等人以8550万元骗取了东星集团超过16亿资产,使得兰世立一方损失超过20亿元。

  兰世立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谢小青支付剩余款项,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一审驳回了原告兰世立的诉求。随后,兰世立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由于二审的相关程序尚未完全履行,因此昨天的庭审只进行了质证的程序,正式的开庭审理将延后进行,具体日期待定。

  兰世立的代理律师陈有西在昨天的质证过程中表示,兰世立正在申请减刑假释,有望于今年11月前出狱,兰世立希望自己能够出庭,希望法院能在兰世立出狱后再开庭。但融众集团一方的代理律师对此表示反对。

  不过,兰世立一方在昨天的质证程序中并未出具新的有力证据,双方基本上都在原有材料的基础上进行阐述和辩论,整个质证的时间超过5个小时。

  陈有西在代理词中指出,该案是一起以“股权转让”为名义的,以“委托经营”和“股权质押融资”为实质的,复杂的、复合的经济纠纷。原审简单地以表面证据来认定法律关系,确定权利义务,显然不能透析事实,厘清真相。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不妥,适用法律不当,判决结果不公正,请求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