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文志律师专业法律咨询

执业律师、诉讼、仲裁、金融、刑辩兼民商事请联系15807160790

 
 
 

日志

 
 

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与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租赁合同解除合同纠纷上诉案  

2014-06-28 20:48:00|  分类: 综合法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穗中法民五终字第5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邓孚升,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美富、张龙龙,均为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文全中,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自严,广东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艳,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升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客运分公司)租赁合同解除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08)云法民四初字第6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位于白云区增槎路247-253号是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的物业。2004年1月1日,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授权下属东方客运分公司(即被上诉人)将上述房产出租及享有与出租该房产相关的一切权利。2005年7月1日,东方客运分公司(甲方)与昌升公司(乙方)签订一份《租赁合同书》,约定将位于增槎路247号约3000平方米的经营场地出租给乙方使用,租赁期自2005年7月1日起至2011年6月30日止,乙方应于本合同签订之日起3天内给付甲方履约保证金56600元及预缴1个月租金28300元;月租金第二年(2006年7月1日至2007年6月30日)26250元,乙方须在每月5日前向甲方支付当月租金以及其他应交费用;乙方不按时缴交当月租金和其他杂费,甲方有权按乙方欠交费用总额的3%每天计收滞纳金,乙方逾期10天仍未缴纳租金及其他应交费用,甲方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乙方已交的履约按金归甲方所有。合同签订后,东方客运分公司将涉案场地交付给昌升公司经营使用。2006年5月24日,昌升公司向东方客运分公司缴纳租赁保证金56600元。自2007年2月起,昌升公司未按时足额向东方客运分公司缴纳租金。2007年6月14日,昌升公司搬离上述经营场地。至今,昌升公司拖欠东方客运分公司2007年2月至6月14日租金共计94536.66元。双方当事人因租金争议成讼。举证期限内,昌升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东方客运分公司提前解除合同并迫使其在2007年5月初迁出涉案场地。
  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于2008年2月1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称:我司于2005年7月1日与昌升公司签订《租赁合同书》,将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增槎路247号出租给昌升公司使用,租期从2005年7月1日至2011年6月30日,第一年每月租金2.5万元、第二年每月租金26250元、第三年每月租金27562.5元;昌升公司须在每月5日前向我司支付当月租金以及其他应交费用,如昌升公司不按时缴交当月租金和其它杂费,我司有权按昌升公司应交费用总额的3%每天计收滞纳金,昌升公司逾期10天仍未缴纳租金以及其他应交费用,我司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合同签订后,昌升公司从2006年10月开始拖延支付租金等费用,2007年5月后更拒不缴纳任何款项,至今昌升公司拖欠我司租金及有关费用合共94536.66元(2007年2月应交26250元,欠3536.66元;2007年3月至5月每月应交26250元,全部拖欠未交,2007年6月14日前算半个月租金12250元,未交)。故请求判令昌升公司支付租金94536.66元及滞纳金(自2007年6月14日起,按每日万分之2.1计付至起诉之日止),本案诉讼费由昌升公司负担。对于昌升公司的反诉请求,我司认为昌升公司在反诉状中每月依约支付租金的陈述不属实。昌升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其依约履行付款义务,所以无权要求我司双倍退回保证金。我司于2007年9月将涉案场地交付给罗冲围客运站使用。
  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东方客运分公司的诉讼请求。我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已依约履行合同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东方客运分公司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严重损害我司的权益。另东方客运分公司计付违约金标准过高,应予以调整。
  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提起反诉称:合同约定我司租赁期至2011年6月30日止;此外,合同还约定如东方客运分公司提前解除合同,则将所收的保证金按双倍返还给我司。合同签订后,我方依约支付了保证金56600元。2007年初,东方客运分公司向我司提出要提前解除合同,将场地给“罗冲围客运站”经营使用,我司不同意。2007年5月,东方客运分公司强迫我司搬离承租场所。我司无奈只好搬离上述承租场所。我司认为东方客运分公司单方解除合同实属单方违约,遂多次要求东方客运分公司双倍返还履约保证金,但均遭拒绝。因此,我司提起反诉,要求东方客运分公司双倍返还履约保证金共113200元。
  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辩称:昌升公司反诉所称与事实不属,我方也没有通知提前解除合同。实际罗冲围客运站是在2007年9月进场,在昌升公司离场之后。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租赁合同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恪守履行。合同签订后,东方客运分公司将涉案场地交付给昌升公司使用,昌升公司至今拖欠东方客运分公司租金共计94536.66元。昌升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现东方客运分公司起诉要求昌升公司支付2007年2月至6月14日的租金94536.66元及滞纳金(自2007年6月14日起,按每日万分之2.1计付至起诉之日止)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昌升公司要求东方客运分公司双倍返还租赁保证金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法予以驳回。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08年12月1日作出判决: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支付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94536.66元及滞纳金(自2007年6月14日起,按每日万分之2.1计付至起诉之日止);二、驳回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3463元,由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双倍返还履约保证金共113200元;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理由:一、被上诉人在起诉状中已承认上诉人已支付2007年5月以前的租金等费用,但原审法院却在判决中认定:自2007年2月起,上诉人未按时足额向被上诉人缴纳租金,进而认定上诉人违约,这明显与客观事实相违背。上诉人在搬迁时遗失了交纳租金的相关凭证,被上诉人发现上诉人无法出示交租凭证,即改口称上诉人从2007年3月开始未交任何款项,这明显与被上诉人诉状相矛盾,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从2007年2月起欠租,也缺乏依据。二、上诉人因客观原因无法收集证据证明“罗冲围客运站”在广州市白云区增槎路247号的开业时间,而又因该证据对证明被上诉人单方解除租赁合同、违约在先,而上诉人并未违反合同约定这一事实具有重要的意义,遂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审法院提交了《调查取证申请书》,但原审法院却对上诉人的申请置之不理,最后仅以上诉人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被上诉人违约而驳回上诉人的反诉。原审法院的行为明显属程序性违法,其一审判决应予以撤销。上诉人迁出,是因为被上诉人于2007年初提出解除合同,在同年5月强迫上诉人搬出,目的是为了给“罗冲围客运站”使用,这一事实有待法院查证。综上所述,被上诉人违约在先,上诉人已履行合同义务,一审法院判决违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审判原则,请二审依法裁判。
  被上诉人广州市运输有限公司东方客运分公司二审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庭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1、我方将涉案房产交付给上诉人使用,已严格履行了作为出租方的合同义务;2、上诉人拒不履行合同义务,不按时足额缴交租金等费用,拖欠大量费用未缴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2006年10月份起上诉人开始拖欠租金,直到2007年5月份上诉人更是一分钱不缴纳,因此我方按照合同约定收回场地。3、按照《租赁合同书》第4条,上诉人应向我方缴纳租金,但是上诉人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对此证明,因此一审法院对于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缴纳租金的请求予以支持,并驳回了上诉人的无理反诉。4、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上诉人每月应缴纳的租金分别是2万多元,我方起诉上诉人归还94536.66元,可推算包括了2007年5月份之前的租金,不存在起诉确认上诉人已交租。5、无论是本诉还是反诉,罗冲围客运站的开业时间根本不能证明我方单方解除合同,以及上诉人未违反合同约定。罗冲围客运站实际上是2007年9月份开业,有《罗冲围交接场地确认书》为证。因为上诉人拖欠租金,场地空置后我方才将场地转租给罗冲围客运站。上诉人作为承租方是否按时缴纳租金才是本案的关键事实,上诉人未能提交其缴纳租金的发票或者收据,事实上正是上诉人的现行违约,拒不缴纳租金才迫使我方收回场地将场地出租给罗冲围客运站。综上所述,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二审确认原审法院查明事实。被上诉人在二审期间向上诉人和法院出示《罗冲围场地交接确认书》,内容显示2007年9月起罗冲围客运站使用本案合同约定的场地。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之间签订的租赁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审法院认定该合同合法有效正确。
  关于上诉争议的上诉人欠租期间及金额问题。本院认为,上诉人主张其交租凭证因搬迁遗失,在其搬离时间2007年5月时并未欠租,依据是被上诉人的起诉状。经审查,被上诉人起诉状称“上诉人于2006年10月起拖欠租金等费用,2007年5月后更拒不交纳租金和其他应交费用”,被上诉人在起诉状及诉讼中均未确认拖欠租金已经归还,因此上诉人主张未欠租,缺乏相关交租凭证为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未按期交纳租金,违反合同约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上诉人主张因被上诉人逼迫搬迁于2007年5月初退出承租场地,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因拖欠租金未偿还后同意解除合同于2007年6月14日搬离,均没有提交证据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在合同纠纷中,主张合同关系解除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据此,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提前解除合同和逼迫搬迁,因缺乏证据,原审法院不予认定,符合证据规则,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双倍返还保证金,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退场时间根据本案证据虽然无法确定,但退场是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交还场地的行为,应当由上诉人承担举证责任。上诉人无法证实其于2007年5月初退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根据被上诉人的自认,可以确定2007年6月14日为上诉人退场时间。据此,本院根据证据规则,确认2007年6月14日为上诉人退场时间,上诉人欠租应计算至2007年6月14日。
  关于上诉争议的罗冲围客运站开业时间及原审程序是否违法问题。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交的罗冲围场地移交确认书,显示2007年9月罗冲围客运站使用本案合同约定的场地。其实罗冲围开业时间肯定在上诉人搬迁之后,但罗冲围开业时间并不能证明被上诉人逼迫上诉人解除合同。因此罗冲围客运站开业时间与上诉人主张逼迫搬迁事实缺乏关联,原审法院不予批准调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上诉理由缺乏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3463元,由广州市昌升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涛
代理审判员  陈珊彬
代理审判员  高 锐
二OO九年 三 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 莹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